電子郵箱 用戶名: 密 碼:
 
 
大事記:2019年五月(第258期)
大事記:2019年四月(第257期)
大事記:2019年三月(第256期)
大事記:2019年二月(第255期)
大事記:2019年一月(第254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二月(第253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一月(第252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月(第251期)
菏澤史志微博
菏澤大事記
菏澤市方志館
黨政務公開
菏澤市志鑒庫
更多>>
全部資料庫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菏澤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暫行辦法
  當前位置:菏澤市情網 >> 首頁 >>當代人物


朱世勤

 
2014-12-30 17:23:28
更改字體大小:[ ]
    黃河猶如一條桀驁不馴的巨龍,歷史上曾多次奪淮入海,在單縣南部留下了一條寬闊的故道。故道邊的一個村莊——姜李莊,村北矗立著當地政府建立的“抗日將領朱世勤紀念碑”,村東南屹立著“抗日將領朱世勤之墓”墓碑,向人們傳頌著一個黃河漢子的愛國情懷。
    姜李莊是單縣楊樓鎮的一個村莊,隔黃河故道與安徽相望。
    1922年的一天,因父親病故,18歲的朱世勤在母親的帶領下,和其他五個弟兄一起,從楊樓鎮朱菜園村的老家啟程,步行10多公里來到了外祖父所在的村子——姜李莊。
    朱世勤身材魁梧,喜好練武,臂力驚人。為了生活,他和哥哥、弟弟們在姜李莊東南2.5公里處的黃河故道里“安營扎寨”,六個小伙子憑著力氣和勤懇,在荒草中開墾了140余畝耕地,建起了幾間房屋,養上幾頭耕牛,過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黃河故道地勢較低,朱世勤把這片田園樂土取名為“朱坑”。
    “一直到現在,周邊村民仍把這塊土地稱作‘朱坑’,只不過現在被安徽人耕種著。”近日,記者在姜李莊采訪時,朱世勤的孫子朱德寬介紹說。
    1926年秋,朱世勤飼養的幾頭耕牛被盜,讓哥幾個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生產工具。恰在此時,蘇魯豫皖四省邊境崛起了一伙綠林武裝,其頭目楊德清勸朱世勤入伙。失去了耕牛的朱世勤感到生活無望,隨即加入了這伙武裝。
    朱世勤驍勇善戰,團結弟兄,在楊德清病死后,他被推舉為首領,人稱“朱老大”。他采取“安內打外”的策略,要求部下不準加害本地群眾,不奸淫婦女,不虐待“肉票”,嚴明紀律,殺富濟貧。一時間,“朱老大”名聲大振,僅一年多時間,他的隊伍就發展起1000多人,擁有800多支槍。
    1933年春,韓復榘派人到單縣招撫朱世勤,將朱部組成特別偵探隊第四分隊,任命朱世勤為分隊長;1935年又任命他為魯北水上保安副司令。
    抗日戰爭爆發后,朱世勤率部積極投身抗日事業,轉戰河北和山東德州、濱縣、臺兒莊等地,并為此多次英勇負傷。1937年12月10日,他率51人鎮守濱縣,日軍百余人進犯,路經郎中河時被朱世勤部阻擊。激戰一晝夜,結果朱世勤部大獲全勝。《濱縣縣志》稱此戰為“郎林戰斗”。1938年3月,朱世勤腿傷未愈,拄拐上戰場,奉命在南陽湖附近襲擊日軍右翼,支持臺兒莊會戰,并配合第三集團軍會攻濟寧。1939年初,日軍崗野部進犯單縣、成武之間的郜鼎集,他率部抵抗,接連打退日軍兩次進攻,一個團傷亡過半,終將日軍擊退。戰后,八路軍蘇魯豫支隊與朱部聯合召開慶祝大會,兩部隊文藝戰士合作演出了話劇《血染郜鼎集》。
    1939年2月,濟南、兗州日軍進犯朱世勤部據守的成武縣城。朱世勤親臨前線指揮作戰,抗日將士個個英勇無比,冒著日軍猛烈的炮火和飛機的轟炸,頑強抵抗。兇殘的日軍使用了毒氣彈,我抗日將士一面避毒,一面作戰,打得日軍死傷累累,狼狽地敗下陣去。
    日軍首領崗野見硬攻不能得手,于是改變策略,企圖誘降朱世勤。他在給朱世勤的信中說:“入魯以來,與貴國軍戰斗多矣,迄未遇如此勁敵,希派員商大計,富貴可圖也;否則皇軍所至,玉石俱碎。”朱世勤看到勸降信后,冷冷一笑,立即派人復信一封,信中寫道:“仍愿與貴軍相見于疆場之上,濟則地方之福,不濟則以死繼之,亦世勤之分耳。他何敢言!”朱將軍以堅貞的愛國熱情堅持抗戰,絕不向日本帝國主義屈服,他后來被上級委任為山東第十一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。以后,他的部隊又因抗敵有功升級為陸軍暫編第三十師,朱世勤任少將師長。
    不久,日寇調集重兵圍攻我抗日軍隊,在艱苦的環境下,有些人產生了畏難、動搖的思想。朱世勤教育部下說:“大丈夫立身世間,應頂天立地。此時忠好分明,正吾輩肝膽涂地之時,應把最后一滴血灑在魯西。”在他的說服鼓勵下,全體抗日官兵勇氣倍增,斗志昂揚,決心誓與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。
    “爺爺朱世勤,行五,乳名‘五妮’;六爺乳名‘朱六蟲’。大概是長輩們盼望他們健康長壽的意思。”56歲朱德寬年輕時常從村中年長者那里聽說爺爺們的英雄壯舉,“六爺是個閑不住的角色,和我爺爺一起參加了隊伍。一上戰場,哪里槍聲密集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在成武保衛戰中,六爺曾親手奪下日軍的一挺機槍,但當他揮舞著機槍向日軍掃射時,不幸中彈犧牲。”
    1941年冬,朱世勤率3000人馬進駐單縣李新莊鎮潘莊。為把潘莊打造成抗日游擊隊的根據地,他帶領戰士們高壘寨墻,修建掩體,又在東西寨門筑建崗樓,設置吊橋。
    朱部進駐潘莊后,日軍曾多次威逼引誘朱世勤投降,但他不為所動。1942年5月4日晨,日軍調集周邊七縣市的日軍千余人,偽軍五百人,汽車百余輛,坦克裝甲車數十輛包圍了潘莊,發動了單縣抗戰史上有名的潘莊戰斗。
    面對日軍的囂張氣焰,朱世勤決心與日軍決一死戰,與潘莊共存亡。他分兵防守,東西寨門各安排一個營的兵力。日軍用炮向北、西兩面猛烈轟擊,一小時后,見朱部不撤,就向潘莊合圍。由于日軍兵力強大,潘莊外圍又無險可守,戰斗一打響,朱部外圍部隊就被沖散打垮,有的士兵不戰而逃,致使潘莊形成了孤軍無援之勢。
    當日上午12時許,合圍的日軍步兵憑交通溝向寨圍逼進,戰斗異常激烈。西門被日軍炮火轟塌,守門士兵傷亡大半,一度被日軍突入,形勢危急。朱世勤知外援無望,親自到西門督戰,并奪回西門,用火力把日軍壓在溝壕內,戰斗一時處于相持狀態。
    當時司令部的機槍班守衛西門,投誠的日軍反戰士兵大島一夫看到日軍進攻瘋狂,就向班長請求讓自己持槍射擊。被允許后,他先用日語喊話,誘騙日軍出溝。日軍以為自己的人已攻進寨內,于是大批朝這邊蜂擁。待他們走進有效射程時,大島一夫端起機槍一陣猛烈掃射,把日軍打倒一片。下午3時許,戰斗空前激烈,大島一夫已身中數彈,仍堅持不下火線,直到戰死。
    戰斗進行到下午,朱部官兵彈藥殆盡。朱世勤命團長陳伯揚率部從北面突圍,遭敵阻擊。這時,東北風起,日軍乘風向寨內施放化學毒氣。朱部官兵沒有防毒經驗,很多人被毒倒,軍心動搖,西門陷落。日軍乘勢發起總攻,朱部官兵節節后退,被壓縮在寨中心。朱世勤見大勢已去,隨即率隨從數人向東南方向突圍。不料,在潘莊東南0.5公里處的郭莊村村后的一片麥田里,他被日軍的子彈擊中,當場犧牲。朱世勤殉國后,國民政府追晉其為陸軍中將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源自《牡丹晚報》 周 鋒 )
打印本頁   加入收藏   關閉本頁  
 
?
關于我們  |  網站簡介  |  聯系我們  |   設為首頁  |  加為收藏
2006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瀏覽器訪問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5310756版權所有:菏澤市地方史志辦公室 ICP備05020695

王牌5PK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