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郵箱 用戶名: 密 碼:
 
 
大事記:2019年五月(第258期)
大事記:2019年四月(第257期)
大事記:2019年三月(第256期)
大事記:2019年二月(第255期)
大事記:2019年一月(第254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二月(第253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一月(第252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月(第251期)
菏澤史志微博
菏澤大事記
菏澤市方志館
黨政務公開
菏澤市志鑒庫
更多>>
全部資料庫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菏澤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暫行辦法
  當前位置:菏澤市情網 >> 首頁 >>志鑒論壇


春秋會盟爭霸與“陶為天下之中”

 
2018-01-29 15:04:35
更改字體大小:[ ]
菏澤市社科聯  榮海生

    當前,處理國際大事,常常要通過聯合國大會或區域國際集團組織峰會來磋商解決。在春秋時期,會盟活動則是處理國間大事的主要方式。
    會盟是春秋乃至先秦時期重要的政治活動,是當時諸侯國協調矛盾、促進國間友好關系的主要手段,對經濟、政治、軍事、文化和外交等有著重大而深遠的影響。《春秋》《左傳》是記錄春秋這段歷史的主要史料,所記200多年間發生的戰爭483起,朝聘會盟450余次。其中,會盟近200次,約有30次會盟發生在古菏澤。吳王夫差北上與晉國會盟爭霸,在我市境內挖河道溝通濟水、泗水,為定陶成為天下之中的經濟大都市,創造了有利條件。
    春秋時期,周室衰微,列國內亂,戎狄橫行,周天子已無力掌控天下。勢力強大的諸侯國借機兼并弱小國家而興起,開始代替周天子召集會盟大會,維持秩序,制定規則,成為諸侯之長。古菏澤作為兵家必爭之地,戰爭、會盟頻繁,像曹國、戴國、黎國、郕國、郜國等就是在這一時期亡國的。
    第一個成功稱霸的是 “九會諸侯”、“一匡天下” 的齊桓公。他任用管仲改革,國力日趨強大,在位43年間齊國就和別國會盟達39次之多。而成就他霸業的幾次會盟大會都在我市境內舉行。據《春秋》記載:“莊公十四年(公元前680年)冬,單伯(周王室卿士)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于鄄”;“十五年春,復會焉,齊始霸也。”第一次“鄄之盟”,周天子派單伯出席;第二次“鄄之盟”,齊桓公實現了聯合諸侯、為諸侯霸主的目的。古鄄地,在今天的鄄城縣舊城鎮一帶。此后,齊國以霸主的身份與其他諸侯國頻繁開展會盟活動,謀王室之難,救助盟國,干涉盟國內政,修整列國之間的關系,交涉重大事件等。期間在我市境內舉行的會盟有:防(今成武東)之盟、城濮之盟、貫(今曹縣南)之盟等。通過一系列會盟活動,齊國鞏固了霸主地位。“僖公九年(公元前651年)夏,公(魯僖公)會宰周公、齊侯、宋子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于葵邱。”“九月戊辰,諸侯盟于葵邱。”第一次葵邱會盟,周天子派太宰到會,賜予齊桓公祭祀用肉,并稱其為伯舅。第二次會盟,齊桓公就替代周天子制定了盟約,標志著齊桓公的霸業達到了頂峰。關于古葵邱的地址,河南蘭考、民權,山東鄄城縣、東明縣和牡丹區都有古遺址。而在上述所有的爭議地中,現在只有位于菏澤城西南的清邱堌堆旁立于清朝康熙四十六年(1707年)的碑記字跡清晰可見,明確記載該處為春秋時清邱和葵邱會盟地。該碑記是為清邱寺院落成而立,碑文由康熙丙戌科進士劉士因所寫,著名詩文書畫家、廣州樂昌知縣許維嵚撰寫碑額。是為珍貴的實物證據。
    齊國因國內動亂而衰落。實力并不強大的宋國夢想借助齊、楚等大國勢力謀取霸主之位。公元前639年,宋國于鹿上組織會盟,結果功敗垂成,反被羞辱。鹿上在今成武縣境內。公元前636年,晉文公用武力平定周王室王子帶的叛亂,隨后打著“尊王攘夷”旗幟與齊國舉行會盟,并于公元前632年聯合齊、宋、秦等國敗楚師于城濮。戰后,晉文公挾周王室與齊、魯、宋等八國會盟。周襄王賜晉文公為“侯伯”。城濮之戰成就了晉文公的霸業,城濮在今鄄城縣臨濮鎮。
    公元前597年,“晉原轂、宋華椒、衛孔達、曹人同盟于清邱。曰:‘恤病,討貳。’”清邱會盟開創了卿大夫主持會盟大會的先例,標志著春秋士大夫崛起局面形成。晉國稱霸近百年后出現內亂,霸主地位動搖。齊國借機開始四處會盟,商討聯合討伐晉國,為此而召集的盟會在古菏澤就有兩次:公元前497年,“春,齊侯、衛侯次于垂葭。”“次”意思是盟會開了三天以上。古垂葭,一說在菏澤城西葭密寨,一說在巨野西南;公元前475年,“公(魯哀公)會齊人于廩丘。”古廩丘在今鄄城、鄆城間。
    在中原諸國陷于內爭之時,南方的吳、越相繼興起。吳國先征服了楚國,后又打敗越國,繼而北向中原爭霸。當時,南北交通不便。吳國便開挖河道,連接泗水、濟水,溝通淮河和黃河。據史學家史念海先生考證,吳國挖的這條河道就是菏水,即現在的萬福河。
    菏水掘通后,南北交通很快改觀,促進了陶的發展。陶是曹國都城所在地,位于今天的定陶。此時的陶隨著曹國的滅亡已納入了宋國的版圖。戰國時人們繼續興修水利,在濟水、汝水、淮河、泗水間構成了一套水道交通網,陶正處在這一交通網的中心地帶,是農耕發達、經濟富庶的區域中心。同時,手工業的快速發展也助長了陶的繁榮。到范蠡離開越國由齊到陶的時候,陶已經發展成為了天下之中的經濟大都會,其發達的速度超過了當時的任何城市。
    陶的衰落是由黃河泛濫造成的。漢文帝以來,黃河頻繁決口。漢武帝元光三年(公元前132年),黃河在東郡瓠子口(今濮陽西南)決堤,淹沒兗豫十六郡,“發兵十萬塞河未果”,20多年后洪水仍然遍地漫流,“是時,山東被和甾,及歲不登數年,人或相食,方一二千里。”王莽始建國三年(公元11年),黃河在魏元城以上決口,漫流近60年,致使“河決積久,日月侵毀濟渠,所漂數十許縣”,定陶城被夷為平地。作為天下之中的定陶,從此再也沒能恢復往日的繁華。(摘自《牡丹晚報》2017年11月17日第九版)
打印本頁   加入收藏   關閉本頁  
 
?
關于我們  |  網站簡介  |  聯系我們  |   設為首頁  |  加為收藏
2006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瀏覽器訪問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5310756版權所有:菏澤市地方史志辦公室 ICP備05020695

王牌5PK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