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郵箱 用戶名: 密 碼:
 
 
大事記:2019年五月(第258期)
大事記:2019年四月(第257期)
大事記:2019年三月(第256期)
大事記:2019年二月(第255期)
大事記:2019年一月(第254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二月(第253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一月(第252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月(第251期)
菏澤史志微博
菏澤大事記
菏澤市方志館
黨政務公開
菏澤市志鑒庫
更多>>
全部資料庫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菏澤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暫行辦法
  當前位置:菏澤市情網 >> 首頁 >>地方文化 >>?中國牡丹之都


牡丹文化的發端與發展

 
2016-07-19 17:49:34
更改字體大小:[ ]
    一、牡丹文化的發端
    任何一種物質現象,只有經過人們的提煉、升華,注入精神和社會的內容,才能稱之為文化。由于秦漢以前,牡丹、芍藥不分,統稱之為芍藥,因而人們常常將牡丹、芍藥的早期發展歷史相提并論。其間經歷了一個從藥用、食用等實用階段到觀賞利用的過程。因而一部中國牡丹應用、栽培史,發展史,實際上就是一部中國牡丹文化史(李嘉玨,1999)。
    早期有關芍藥(牡丹)的記載相當簡略。如果從夏代帝相時在后苑種植芍藥(牡丹)的傳說(宋·虞汝明《古琴疏》)算起,距今已有近4000年的歷史。如果從《山海經》記述芍藥(牡丹)的分布及《詩經》上的芍藥(牡丹)詩算起,距今也有3000年左右。《詩經·溱洧》有“維士與女,伊其相諺,贈之以芍藥”。說的是青年男女戲游于溱水、洧水之濱,在野地采上芍藥(牡丹)花,作為信愛之物,表示惜別之情。《詩經》所反映的時代,是公元前10世紀的西周。芍藥(牡丹)花進入了詩歌,當是牡丹芍藥文化的起源。秦漢之際,牡丹、芍藥均以藥用植物記入《神農本草經》,牡丹、芍藥進入了藥物學。如果說此前的論據屬于推斷的話,那么,以記錄兩漢以來藥物經驗談的《神農本草經》所反映的時代,作為中國牡丹文化的發端,也應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。
    二、歷史時期牡丹文化的發展
    兩漢以后,中國牡丹文化的發展有了重大轉折。東晉,大畫家顧愷之的繪畫中表現了木芍藥(牡丹),之后,北齊楊子華畫牡丹極分明,牡丹發展到觀賞階段,并進入了藝術領域。隋代,隋場帝在洛陽西苑栽植牡丹,牡丹從民家栽培進入皇家園林。到唐代,唐玄宗令洛人宋單父在驪山下大片栽植牡丹,當時牡丹經宋單父的精心培育,已變異千種,紅白斗色。牡丹開始涉足花卉園藝學。唐代牡丹詩詞大量涌現,成為諸多文壇巨匠的重要題材;從皇家園林、私人宅第到寺廟道觀,無不廣加種植;從至尊天子、文人雅士到平民百姓,無不以欣賞牡丹為樂事,真正是“花開時節動京城”!在大唐盛世,花期賞牡丹成為盛大節日,牡丹文化的發展形成一個高潮,并在中國文化史上留下輝煌濃重的一筆。牡丹“國色天香”由此譽滿天下。到北宋,洛陽牡丹盛極一時,不僅牡丹詩詞長盛不衰,而且還留下了由著名文學家歐陽修撰寫的《洛陽牡丹記》。這部文詞優美,帶有文學色彩的園藝學著作及隨后的譜錄,不僅對中國牡丹的發展,而且對中國花卉園藝學的發展,都作出了重要貢獻。北宋以洛陽為中心的牡丹文化的發展又形成一個高潮。此后,四川、成都、天彭牡丹花事活動也曾形成高潮。明清時期,各地牡丹栽培又日漸繁盛,形成了眾多的栽培類群,并曾正式冠之以“國花”之名。安微亳州、山東菏澤及國都北京,先后出現賞花高潮。而從宋代以來,散見于各類著作中,以及民間廣為流傳的故事傳說、民風民俗等以牡丹為主題的文化現象,更是屢見不鮮;以牡丹富貴吉祥為題材的各類繪畫、手工藝品(如刺繡、剪紙)以及各種雕飾等,更滲透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    三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牡丹文化的發展
    建國以來,特別是1978年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,牡丹事業發展又迎來了一個新的高潮,牡,丹文化也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,并有著以下特點:一是與時代發展同步,牡丹文化被賦予了新的內涵。牡丹作為吉祥幸福、繁榮昌盛的象征,散發著新的時代氣息,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形象的具體體現;二是隨著科學技術進步,牡丹與各種文化載體的關系更加密切,以牡丹為題材的各種文藝創作更加繁榮。影視作為重要的宣傳手段,在文化工作中起著重要的作用。早期有劇作家吳永剛將明代馮夢龍《灌園叟晚逢仙女》改編成電影文學劇本《秋翁遇仙記》,并搬上銀幕,常映常新。近期有由藍保卿策劃,宣奉華、王建國、張純儉等撰稿的《中國牡丹》電視系列專題片,集中了陣容強大的創作隊伍,著名女作曲家雷蕾譜寫插曲,著名女作家張抗抗撰寫《花王之歌》歌詞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音專家雅坤、方明播講,使其達到了畫面美、解說美、音樂美、歌詞美的綜合藝術效果。10集電視片,各集獨立成章而又環環相扣,渾然一體,把觀眾帶入了如詩如畫的意境。而書法、繪畫、攝影、雕刻等牡丹藝術,也是異彩紛呈,藝術家從不同的視角向民眾奉獻著美的享受。由中國文聯牡丹書畫藝術委員會策劃,崔子范主編,于1999年面世的《國色天香一中國當代牡丹書畫藝術大展作品集》,就是顆令人百賞不厭的寶珠;三是牡丹產業化進程加快,牡丹與經濟的結合更加緊密。山東菏澤、河南洛陽、四川、彭州等地的牡丹花會,盛況空前,影響深遠;而河北柏鄉縣、山西古縣利用古牡丹舉辦花會,也別開生面,很有特色,形成了對促進經濟發展起著重要作用的經濟文化活動;四是有較高學術水平的專著陸續問世,如由王蓮英主編的《中國牡丹品種圖志》,由李嘉玨主編的《中國牡丹與芍藥》等,都反映了當代中國牡丹研究領域的最新理論成果與成就,在國內外產生了重要影響;五是對中國牡丹文化開展了較為系統的研究。20世紀90年代,除先后出版了各種牡丹畫譜、攝影集、牡丹詩詞賞析等著作外,探討歷代牡丹文化現象與闡述牡丹文化內涵的論文與著作開始出現。由溫新月、李保光主編的《國花大典》、李嘉玨主編的《中國牡丹與芍藥》及李清道等主編的《洛陽市志·牡丹志》等對此作了較為全面的總結。
    總的看來,中國牡丹在長期歷史發展過程中,與中國傳統文化相互影響、相互補充、相互融合,在反映花卉文化現象的中國花卉文學、中國花卉畫、中國花卉工藝品與裝飾藝術、中國花卉食品、中國插花藝術、中國花卉療法等中國花卉文化門類中,牡丹都有著重要的地位和作用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 文章來源:《中國牡丹全書》  文章作者:籃保卿 王元明 李嘉)
打印本頁   加入收藏   關閉本頁  
 
?
關于我們  |  網站簡介  |  聯系我們  |   設為首頁  |  加為收藏
2006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瀏覽器訪問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5310756版權所有:菏澤市地方史志辦公室 ICP備05020695

王牌5PK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