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子郵箱 用戶名: 密 碼:
 
 
大事記:2019年五月(第258期)
大事記:2019年四月(第257期)
大事記:2019年三月(第256期)
大事記:2019年二月(第255期)
大事記:2019年一月(第254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二月(第253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一月(第252期)
大事記:2018年十月(第251期)
菏澤史志微博
菏澤大事記
菏澤市方志館
黨政務公開
菏澤市志鑒庫
更多>>
全部資料庫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
菏澤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暫行辦法
  當前位置:菏澤市情網 >> 首頁 >>歷史人物


伯樂

 
2014-12-29 19:57:39
更改字體大小:[ ]
    伯樂(公元前約680~前610年)姓孫名陽,郜國(今成武縣境)人。秦穆公之監軍少宰,官伯樂將軍。《莊子·釋文》載:“伯樂姓孫名陽,善馭馬。”《石氏星經》載:“伯樂,天星名,主典天馬孫陽善馭,故以為名。”
    孫陽少有大志,刻苦研習相馬之術。《呂氏春秋·精通》說:“孫陽學相馬,所見無非馬者,誠乎馬也。”郜是個子爵小國,封域只有五十里,不足以施展相馬才能。孫陽學成,遂去秦國發展,深得秦穆公重用。伯樂善治馬,用他自己的話說,治馬要先用熱的鐵器燒灼馬毛,剪剔馬毛,以理其毛色,再鑿削馬的蹄甲,火烙其毛皮,以存其標識。然后用轡頭把馬糾集到一起,并設置一些廄房和槽櫪,把馬一匹一匹地編排在里面。經過這一番修整,馬死十之二三。對剩下的馬,先餓它、渴它,后放縱使其狂奔,再按四馬駕車的需要,對每匹馬都施以嚴格的訓練,使動作整齊劃一。這樣在馬的前端有鐵木制作的橛飾,尾部又有鞭策抽打,也就極易駕馭了。經過磨難,馬死過半,所剩皆為良馬。
    有一年,伯樂探親返回秦國,路經太行,過虞坂。有一匹衰老的千里馬拉著鹽車上太行山,四蹄伸直,膝骨都快要折斷了,尾毛浸濕,皮膚潰爛,汗流地上,灑濕了地皮,路途坎坷,負車不能上。伯樂見了,立即下車痛哭,慌忙解下衣服覆于馬背。那千里馬于是“俯而噴,仰而鳴,聲達于天,若金石聲者。”遂負車直上太行而去。
伯樂為了秦國強盛,常不辭萬里,深入塞北草原挑選良馬。冀北產寶馬,伯樂一經此地,便十棚九空。
    伯樂不僅善于相馬,而且能公而忘私,舉賢薦能。有一天,秦穆公對伯樂說:“先生年紀大了,你的兒孫里有可派去找千里馬的人嗎?”伯樂回答說:“一般的好馬,可以從它的形狀和筋骨上去觀察,但要是找天下特殊的千里馬,卻好像沒有標準,或無法捉摸。它跑起來像箭一樣的快,不揚塵土,不見腳印。我的子孫都是些才能不高的人,可以教會他們辨別一般的好馬,無法教會他們辨別天下特殊的千里馬。”謝絕了秦穆公的關照,同時推薦了九方泉。他接著說:“我有一個一同擔柴挑菜的朋友,名叫九方皋。這個人相馬的本領一點兒也不比我差,請您召見他吧!”秦穆公召見了九方皋,派他到外面去尋找千里馬。過了三個月,回來報告“千里馬已經找到了,在沙丘那兒。”穆公問:“是什么樣的好馬呀?”九方皋回答說:“黃色的母馬”。穆公派人到沙丘取馬,卻是匹黑色的公馬。穆公非常不高興,召見伯樂,告訴他說:“真糟糕,你推薦的相馬人竟連馬的顏色、公母都不能分辨,那怎么能認識什么千里馬呢?”
    伯樂驚訝地說:“他竟然達到這樣高深的地步了嗎!這就是他比我強千萬倍還不止的地方啊!他所觀察到的正是事物的精神實質:抓到了實質,忽略了粗淺的表象;審察了內容,忽略了外形。他只去看他所要看的,不去看他不必要看的;他只觀察他應該觀察的,而丟開他不必要觀察的。象九方皋這樣觀察事物的方法,就有著比相馬更加重大的意義啊!”
    馬牽來了,果然是一匹千里馬。因此,伯樂舉賢薦能的名聲大振。
    在多年的相馬實踐中,孫陽一方面搜求資料,潛心鉆研;一方面積累總結自己的經驗,終于寫成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相馬學著作一一-《伯樂相馬經》。此經長期被視為相馬寶典,影響深遠。至隋唐時期,已經失傳,僅《新唐書·藝文志》載有《伯樂相馬經》一卷。1973年11月至1974年初,長沙馬王堆出士《相馬經》帛書,雖殘缺五百余字,仍可看出對《伯樂相馬經》的傳承。此外,還有《伯樂針經》、《伯樂療馬經》、《療馬方》、《伯樂治馬雜病經》等傳世。
    伯樂事跡散見于《戰國策》、《列子》、《韓非子》、《說苑》、《鹽鐵論》、《后漢馬》、《藝林伐山》、《初譚集》等書中。屈原、宋玉、賈誼、東方朔、李白、杜甫、李賀、元稹、黃庭堅等都有吟詠。呂不韋慨嘆:“得十良馬,不若得一伯樂。”唐韓愈更留下千古名言:“世有伯樂,然后有千里馬;千里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。”形成了舉賢薦能、知人善任,光照千秋的伯樂精神。
    伯樂辭世后,葬于郜都西北16里處。漢屬(禾宅?)地,宋屬濟陰,故《太平寰宇記》載:“伯樂冢,秦人善相馬者葬此。”二十世紀五十年代,明嘉靖之重立墓碑猶存。清明節,孫姓村民上墳祭奠,以魯西南習俗,均敬稱“老爺爺”。1958年“大躍進”中,墓平碑毀,后重封。
    東漢經學家孫期為其后人,其子孫輾轉“孫寺”村,明代歸故,傍祖墳而居,原名王子村,清中期改為伯樂集。
打印本頁   加入收藏   關閉本頁  
 
?
關于我們  |  網站簡介  |  聯系我們  |   設為首頁  |  加為收藏
2006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瀏覽器訪問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5310756版權所有:菏澤市地方史志辦公室 ICP備05020695

王牌5PK彩金